谁来为“失独老人”撑起保护伞?

文章来源: 发布日期:2016-12-05 字体

 

谁来为“失独老人”撑起保护伞?

 

——“一生不求荣华贵,夜想日思常流泪,望眼欲穿秋风吹,只愿儿女平安归”。简单的字句道出了无数父母简单的心愿,即便是子女外出求学工作也牵走了父母的心,装载着父母的念,更何况是那些失去孩子的父母呢?

20世纪80年代初,我国政府为了国家的持续稳定发展,实行了一对夫妻只生育一个孩子的计划生育政策。“计划生育好,政府来养老”在那个“养儿防老”观念深入人心的年代是广为人知的计划生育宣传口号,无数家庭积极响应国家的号召——只生育一个孩子。如今,三十多年过去了,当时的政策实施确实使我国有效减少了人口资源不足和生态环境超载的压力。但凡事利弊相随,该政策的实施也引发了我国男女性别比例失调、未来劳动力不足以及提前进入“老龄化”时代等相关社会问题。当今社会,独生子女和老年人这两大群体成为社会人口的主要构成部分,因此,老年人的养老问题越来越引起社会的高度关注。

政府最新修订实施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引起了社会舆论对“空巢老人”的重点关注。同时,我们也关注到了另一种情况的“空巢老人”,他们 “空”的原因是家中唯一的子女由于疾病或者意外事故而早于父母离世,这样的家庭被称为“失独家庭”,这样的父母被称为“失独老人”。他们因为永远等不到子女回家而黯然伤神,他们失去了唯一的孩子,失去了一直以来的精神支柱,连盼望子女“常回家看看”的唯一念想都没有了。其实,他们才是真正的“空巢老人”。

812”天津港爆炸事故的悲惨场面仍历历在目,在事故中牺牲的消防员中有一名进队不满一年的少年消防员——蔡家远,他的生命定格在19岁那年。同时他是一名家庭独子,他的离去带走了父母的期盼,夺走了父母的希望。201510月母亲刘云爱决定找回失去的儿子,准备借试管婴儿再次怀孕,48岁的她用颤抖的身体艰难地爬上了手术台进行人工取卵授精,经历了数月的失败再重来,母亲找回儿子的决心从没动摇过。20161月,孩子终于在妈妈的腹中安稳扎根,这一次,母亲再也不让儿子走远了,“不管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都取名为蔡家成,这次终于成了”,她终于洋溢出幸福的泪水。刘云爱是一位不幸的母亲,她失去了儿子,但她也是一名幸运的母亲,她成功“找回”了儿子。可环顾周围,又有哪个失独家庭能这么幸运地“找回”孩子呢?我们的第一代独生子女父母已经陆续步入老龄化行列,他们的普遍年龄都在50周岁以上,已经超过了最佳生育年龄,连借用科学技术“找回”孩子的机会都十分渺茫。这一代父母经历过文化大革命,执行过计划生育政策,也遭遇过下岗失业,但是“失独老人”与其他同龄人相比,却显得那么得“不一样”。当别人儿孙满堂,享受天伦之乐时,他们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下半辈子活在回忆中加剧痛楚、孤苦凄凉,仿佛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每逢佳节倍思亲,“又一年中秋节了,妈妈做了你最爱吃的饭菜”、“妈妈好久没有抱你了,好想像你小时候那样抱抱你”、“你很久没有来妈妈的梦里了,妈妈想见见你”……一场无情的交通意外夺走了一名正在读大三的女孩,她也是一名家庭独女。“我这辈子的赌注还是输了……”,在女孩五岁时,她的妈妈又怀孕了,但是为了遵守当时的计划生育政策,也为了将全部的爱都给唯一的女儿,母亲最终选择了这一场赌注。“无论我怎样努力,绕来绕去还是绕回了原点,这是我这辈子永远都绕不开的宿命”,失独父母常常陷入常人无法想象的痛楚当中。

根据相关数据统计,中国15岁至30岁的独生子女总人数已达2.18亿人,而每年全国新增的失独家庭至少有7.6万个,失独家庭的总数早已远超百万大关。面对数量庞大的失独家庭,他们的精神慰籍和养老保障已经成为一个越发凸显的社会问题。当这种家庭失去了传统的养老方式之后,政府就应该成为他们坚强的后盾,只有真正了解他们的生存窘状、实际诉求,本着重视民生、改善民生的执政理念,完善相关社会保障制度、失独帮扶政策,加大对失独老人的经济补助力度,建立失独家庭关怀基金和开设失独群体养老院等相关措施,切实解决好失独老人的温饱、就医、住房、人文关怀等具体问题,让他们的晚年不至于老无所依、老无所养,更让他们感受到为国家政策付出是值得的。

在国家建立失独帮扶政策的同时,公众凝聚起来的社会救助体系更是不可或缺,因为相对于直接的物质帮扶,失独老人的精神慰藉更是迫在眉睫。他们经历了难以痊愈的沉重伤痛,心理上变得异常脆弱和敏感,任何细节都有可能引发痛苦的回忆。这时候就需要由志愿者或其他社会团体组成的关爱小组对失独老人进行情感慰问,定期上门探望失独老人,并且配备专业的心理咨询师对其进行心理开导,减少他们心灵的孤独感,让他们知道自己并没有被社会抛弃,也愿意相信他们的泪水会有千万只温暖的手为他们拭去,相信关爱他们的保护伞一直有人撑起。期盼我们的社会能自发为这一类群体营造一个关爱的人文环境,至少从现在开始关爱失独老人,别让他们失去最后的生命希望。

著名电视栏目《我是演说家》中有一期演说主题为《做一个怎么样的子女》,演说者王帆是一名80后的独生子女。她说道:为人子女,我们应紧记着“身体发肤受之于父母,不敢毁伤”,同时更应该珍惜赡养父母的权利,因为这种权利能让父母放心地依靠我们,让我们有机会回报他们。作为独生子女,我们虽然承担着赡养父母的全部责任,但他们却承受着世界上最大的风险。在他们能依靠我们的时候,我们就应该参与他们的生活,陪伴他们,并且以同样的感受去关爱其他失独父母。因为失独父母无时无刻都在寻找着自己孩子的身影,哪怕我们和他们说说话,哪怕我们帮他们抹去脸上的泪痕,哪怕我们伸出双手抱抱他们,你都会感受到未曾体会过的心疼,感受到原来孩子对于父母真的很重要,你也会越来越珍惜你和父母在一起的所有时光。

“可怜天下父母心,时时刻刻牵儿身,儿行千里父母忧,希望早归享天伦”,对于失独父母来说,我们的关爱或许远远比不上他们子女给予的天伦之乐,但如今他们只剩下我们的爱了。所幸的是,现在越来越多地方政府、社会团体、个人都开始关注这一类群体,从物质帮扶到精神慰籍,从制度层面到人文层面都提供越来越多的帮助。其实,我们做的只是迈出一小步来关爱失独父母,但他们的暮年因为我们每个人的一小步而不至于无处安放。真心期盼他们的“子女”不缺席他们的衰老,期盼他们有一个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老有所乐、老有所安的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