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靠关系下的罪与非罪

文章来源: 发布日期:2018-07-06 字体

一、其本案情

2009年6月李某与某驾驶员培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张某协商一致成立挂靠关系,约定李某在A区域可以以公司的名义、以固定的价格,对外招收驾驶员学员;招收学员后,李某需要将学员资料上交公司,并按照每人1800元的标准向公司缴纳挂靠费,公司接到学员的报名资料后,向当地的交管所报名考取驾驶执照及缴纳相应的报名费用;李某负责其招收学员的所有培训工作及送考车费等,且对其经营自负盈亏。2011年初,李某与其丈夫离婚,在外地开设美容院,将挂靠点收取学员的学费投资到自己的美容院,具体金额无法统计。2011年7月李某未征得公司的同意,就将挂靠点私自转让给其挂靠点的店长陈某,条件是陈某将其已经收取部分或者全部学费的学员200人全部培训完毕。2011年8月陈某接管挂靠点,为学员继续培训,并按照李某与公司之间的经营模式继续经营,其招收学员89人,向公司上交挂靠费20.7万元,收支余额5万元。2012年2月25日,张某发现李某已经离开挂靠点所在地,且无法联系,遂以李某涉嫌职务侵占和诈骗向公安机关报案,并接管了挂靠点230名正在接受培训的学员。该230名学员,已上交学费为总额70万元,未交学费总额17万;其中200人已经向公司缴纳了挂靠费,合计36万元,剩余30人(有2人为李某经营期间招收的学员)因证件不齐暂未向公司上交报名资料和挂靠费。

二、定性分歧

对李某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存在以下不同的观点:

第一种观点:李某构成职务侵占罪。

根据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条规定,职务侵占罪是指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的。学员交的学费是为了保障能够获得培训,因此在学员获得驾驶证之前,除了缴纳挂靠费外,所交的学费都不能占用或者挪作他用。李某是公司挂靠点的人员,利用了管理公司财产的职务便利,在其经营期间占用学费用于经营自己的美容院,又指使陈某经营期间擅自使用学员学费,应当以公司接管学员的已交学费减去缴纳挂靠费的部分来认定李某职务侵占的数额,即认定李某职务侵占34万元,构成职务侵占罪。

第二种观点:李某构成诈骗罪。李某知道陈某自始不具有向挂靠点注入资金的能力,只能通过收取后面学员的学费来填补前面学员培训资金的空缺,仍在转让挂靠点前,将学员的大量学费收走用于自己的美容院,导致挂靠点的资金紧张,实质是欺骗了学员;在转让前没有告知公司,使公司的经营风险突然加大,实质是欺骗了公司。因此应当以李某收走未完成培训的学员的学费认定诈骗罪。

第三种观点:李某因不具有职务侵占罪的主体资格,所以不构成职务侵占罪。职务侵占罪的犯罪主体是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犯罪手段是利用职务之便,因此犯罪主体与侵犯的对象必然存在主体之间的隶属关系,而李某与公司是挂靠关系,即平等的合作关系,因此李某不符合职务侵占罪的主体资格,不构成职务侵占罪。

第四种观点:李某挂靠点收取的学费不是公司的财产,因此不符合犯罪对象的要求,不构成职务侵占罪。由于李某与 公司是挂靠关系,李某除了缴纳挂靠费之外,自负盈亏,且没有约定李某管理学费的具体要求,因此实际赋予李某以所有权人的身份管理学费的权利,李某向 公司缴纳挂靠费以及 公司为李某招收的学员报名考取驾驶证,实际上只是债权债务关系。

第五种观点:李某有职务侵占的犯罪主体资格,但是其按照合同约定缴纳挂靠费,不构成职务侵占罪。李某不是 公司的员工,其因与 公司具有挂靠关系,属于受委托管理 公司财产的人员,具备了代管 公司财产的职务便利。根据双方的约定,李某仅需向 公司上交挂靠费,李某对其经营自负盈亏且双方没有约定剩余学费的使用方式,实际上 公司在委托李某收取学费的同时,对每一笔学费进行权利义务分配。挂靠费属于 公司的财产,其余学费属于李某的财产,公司也因此需要承担为学员报名等义务,李某需要承担完成学员培训和送考的义务。本案由于李某招收的学员均按照合同约定,向公司缴纳了挂靠费,因此不能认定为职务侵占罪。

三、分析意见:

笔者倾向于第五种观点,理由如下:

(一)李某挂靠点收取的学费是公司的财产,但已经授予李某对挂靠点所收学费的处分权。

货币作为种类物,其所有权随交付而转移,交付货币的双方由此产生债的关系;因此单纯讨论谁具有货币的所有权,在本案例中意义不大。要讨论学费属于谁的财产,需要解决两个问题:一是为什么可以获得;二是获得后谁有处分权。

驾驶员培训资格需要获得行政许可,没有该特许经营权就不能对外招收学员,也就不会有学费。李某收取的学员学费是以 公司的名义收取,收取学费所盖的公章是 公司的公章,当然属于 公司的财产。

根据李某与 公司的合同约定,李某 公司上交挂靠费后,对其经营自负盈亏。除此以外对何时上交挂靠费以及剩余学费的用途没有进一步的说明。因为李某与 公司没有约定缴纳挂靠费缴纳时间、保管方式;所以何时交、是否存于固定的账户或放置家中,均不能成为推定其非法占有的理由。

(二)挂靠关系不能成为直接否定李某具有职务侵占主体资格的理由。

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条规定,职务侵占罪是指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的。该规定并没有直接限定职务侵占的主体是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的外延当然比人员的外延小,我们不能对此作出限制解释。李某与 公司成立挂靠关系,对外以 公司名义缔结民事法律行为,当然属于 公司的人员,具备职务侵占罪的犯罪主体资格。

(三)李某不具有职务侵占罪或者诈骗罪的客观行为。

职务侵占罪的客观行为包含着将他人实际控制或者所有的财产,通过欺骗、窃取等非法手段占为己有的过程。诈骗罪的客观行为包含着通过虚构或者隐瞒的手段将本属于他人财产占为己有的行为。李某依照合同的约定,获取学费,并没有通过欺骗、窃取等非法手段。其次,李某在获取学费后,也没有逃避培训学员的义务。虽然其将挂靠费转让给陈某,但是转让的条件是陈某承诺完成其遗留的未完成培训学员的学业;陈某在接管后,依照约定对学员继续培训,同样没有逃避培训学员的义务。最后,李某在没有征得 公司同意的情况下,私自将挂靠点转让给陈某,实际上已经属于债权债务的概括承受问题,完全可以根据合同法第五章予以解决,不属于刑事管辖的范畴。因此李某的行为不具备侵占或者骗取他人财产的客观行为。

结语

    刑事作为维护社会秩序的最后一道防线,仅对明确、清晰和可预期的社会关系进行调整。挂靠关系作为一种灵活的经营模式,常常发生在对经营资质有严格控制和管理的领域,它虽然为被挂靠人带来了直接、可见的合作利益,但是同时也隐藏了极大的经营风险。光收挂靠费,不承担风险,那只是被挂靠人片面的幻想。被挂靠人需要对挂靠人的一切行为对外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因此,双方在约定挂靠关系的同时,要清楚地约定各自的权利义务以及资金的归属和使用方式。否则,连民事关系都扯不清的东西,要想获得刑罚救济难以保证。回到本案,假如 公司与李某约定,收取的学员学费直接交到 公司,在完成每个学员的培训后, 公司向李某支付一定的费用,那么还会有以上的风险吗?